快捷搜索:  as

张郃狠狠的一咬牙,断定眼前之人定然是爆发力

魏延一听这话,哪里管这是谁了,赶紧用尽全力将张郃先逼退,拨马调头,立即返回己方大阵,而策马回去之时,魏延与向张郃杀过去的将军擦身而过,露出了惊异的表情,这……这是谁啊?貌似年纪很大,比刘表都小不了几岁,怎么还敢跟这张郃对战?二马一错蹬,疾驰的马屁只让魏延看到了此人的一个虚影,而回到阵中,魏延立即拱手对刘表道:“大王,末将无能,无法战过这张郃!”
 
    刘表还关心着这场上的输赢呢,哪里想听魏延的这个话,直接抚养道:“嗯!魏延将军尽力吧,快快下去休息!”随即摆摆手,文聘赶紧就将魏延拉走,一阵询问这有没有受伤什么的,而魏延则是不停的回头看着场上的那一员老将,竟然在自己要落败的情况下,还敢挺身而出,与张郃交战,不是不要命了,就是有十足的把握!
 
    张郃一看来人年岁已经不小,起码比自己大十几岁,立即说道:“嗯?你是何人!快快离去!你这般年岁定然不是我的对手,我张郃从来不会恃强凌弱,叫你家主公派别的年轻的将军来!”旋即张郃又对刘表嘲笑道:“刘景升,难道你荆州没人了吗?先是摆一个裨将跟我对战,现在怎么又派一个老将啊!”
 
    刘表咂咂嘴,没敢接话,而只见张郃面前的老将怒吼一声,道:“贼子修养猖狂,看到!”说话间,竟然飞速的向张郃杀来,张郃没有想到眼前的老将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,赶紧提起长矛,横矛抵挡,“当!”一声清脆的声音,张郃策马连退数步。
 
    “哈!”张郃一夹马腹,胯下之马站住了脚,而张郃以及四周众人,皆是一脸的惊愕,没想到这一个老将,骑着一匹瘦马,竟然有如此大的爆发力,这可比刚才魏延一个裨将更加给人以震撼力,张郃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老将,那老将厉声说道:“哼!小子,莫要小看老夫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哼!”惊奇过后,张郃狠狠的一咬牙,断定眼前之人定然是爆发力惊人,但是不会长久,也就是那么几招,只要自己挺过他刚才力度的攻击,几招过后,定然是自己胜。
 
    张郃闷哼道:“哼!你别得意,你这么大的岁数,还是赶快回去吧!”
 
    那老将一笑,轻蔑道:“哼!你莫要以为某就是只有爆发之力,而无法长久,小子,看刀!”说着,老将又是奋力的向张郃杀去,速度何其之快。
 
    “呀哈!”一声嚎叫,张郃立即迎了上去,“当!”一个碰撞,张郃身子一颤,立即与其分开,策马拉开了距离,心里大颤道:“竟然比刚才那一下力气还大,此人真是不简单!”
 
    张郃目光一凛,大吼一声云眼神一凛,道:“此人好手段,竟然有这般的速度跟力气!”当即取过龙云枪,口中丢下一句话对李林道:“此人交予我!”随即便策马而出。
 
    “子龙?”李林有些诧异,疑惑地凝神望向那老将,竟然如此厉害,就连张郃都跟他战不过20回合,然而这一望,却是再也移不开视线,其实那将也无其他出奇之处,只是他背上那张一人多长的巨弓,叫李林有些愕然。
 
    李林目光已经紧盯着那个老将,一刻也没有离开,嘴里喃喃的说道:“莫非此人是…………”李林眼中聚齐浓浓的凝重,若真的是他,那就不好办了!
 
    而赵云已经举起龙云枪杀了过去,而张郃已经被那老将打的节节败退,但是那老将却没有去张郃的性命,进而与张郃打了几十个回合。
 
    赵云大喊一声,道:“俊义速退,某来也!”
 
    张郃赶紧退了几步,回头一看,立即喊道:“子龙!”
 
    赵云道:“俊义,某来战他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