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现在大敌当前,正好主公已经回来了

清晨,刘表早早麾下欲带出出战的,自认为乃是荆楚大地上的六万精锐大军叫醒,令其饱食,养足气力,好与幽辽军抗衡,点起大军,率领麾下大将蔡瑁、庞季、张虎、陈生、韩嵩、吕介等人直奔坎山坡,且叫麾下治中从事傅巽、行军司马王粲、蔡仲、蔡和、刘巴、张允守却大营。
 
    生怕李林出尔反尔,引军相袭,是故刘表一路上行军极为谨慎,光是斥候便派出了足足三千余人,来到坎山坡。见此处半个幽辽军也无,刘表急忙领军抢占了有利地势,由此便可以看出,刘表虽口上对李林丝毫不在意,然而心中却是极为忌惮。
 
    本来跟李林相约的时间乃是巳时三刻,于此地交战,而刘表为了先占据有利地形,所以早早的便带领大军前来,占据了这个坎山之中最高的一个山坡,便整军等待李林的前来的时候,自己大军倾斜而下如下山的猛虎,而李林的幽辽军则是要仰角而是,抵抗己方大军,这是多麽的费力,看着自己周边,对这坎山坡一览无余,刘表很是得意,认为幽辽军必败。
 
    但是现在无午时都过了,李林竟然还没有来,己方六万大军可是等待了快两个时辰啊,三个多小时,别说是士兵,就连马都受不了了,站在那里,这畜生是不管别的啊,加上人家也不穿裤子,方便,咱在原地是又拉又尿,刘表这阵营里面臭气熏天,但是刘表也不知道这李林什么时候会杀过来,若是自己下令休息,忽然李林领军杀出,己方必败无疑,所以刘表也是不敢轻易妄动,只好傻呆呆的等着。
 
    但是这实在是受不了了,刘表也就只能捡捡嘴上的便宜,也是朝着天空大骂着李林,这李林也听不着,你骂他有啥有啊,虽然春日的眼光很是温和,但是刘表只感觉头晕目眩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表着急,在颖阳城外的幽辽军大营更是着急,今日便是与刘表大军约战之日,但是李林竟然不再大营之中,若是敌军愤怒的杀来,这可怎么办,李林不再大营之内几个有威信的将军也跟着李林走了,谁敢调兵,谁能调兵,唯一剩下的一个张郃,还有把守着颖阳的城池,这可把营内的一帮人急的要死,而只有一人还可以在大帐内安坐,不是被人,正是这一会跟着李林一起来的杨修。
 
    “德祖!”看到杨修竟然还在悠闲的喝茶,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徐邈立即没好气的说道:“德祖,主公至今未归,怎么不见你有半分焦急啊!”
 
    杨修淡淡一笑,缓缓说道:“景山啊,你急有何用,你在着急,也无法给主公变回来,你放心,主公何等人物,定然另有打算,不会有事的!”
 
    “诶!”气鼓鼓的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杨修,徐邈冲出了营帐,大喊着道:“探马有没有回来啊!主公在哪!”午时都过了,徐邈一面抬眼看着天色,一面心计,都个人家约定好了,若是己方大军没去,这不是叫人以为幽辽军惧战,这可比说了还要难看,天下人其实笑掉大牙,耻笑李林胆小,军心何在啊!
 
    过了有一会,终于看到了李林带着众人回来,张南,赵云,还有受了上的太史慈,一一进了大营,徐邈立即迎了上去,焦急的对李林说道:“主公啊!你到底去哪啦!你可急死我了,今天可是跟刘表约战的日子啊!”情急之下,徐邈竟然都没有拜见李林,幸好李林根本不拘小节,不在乎这个,不然徐邈可算是大罪。
 
    “急什么。天色早着呢!”叫人无比郁闷的,李林轻描淡写地说完这句话。便回头让那个让人把太史慈安顿一下,徐邈一看到说了伤,脸色苍白的太史慈,立即吃惊道:“什么,主公,你这五天里道哪里作战了?”李林带着人离开了大营,可是没有告诉别人他去干什么,都是在路上才跟众人说明,徐邈根本不知道,不然怎么会这么的急不可耐,就怕李林发生什么危险。,缓缓说道:“去跟刘备打了一仗!”
 
    “刘备!”徐邈惊叫一声,随即道:“主公!这颖阳可是有刘表十万大军,你竟然去管一个不起眼的刘备!”
 
    “诶呀!都打完了!你还说啥!”李林摆摆手,没好气道,这几天这种话都听腻歪了,李林也懒得解释了。
 
    徐邈点点头,也不多问了,立即说道:“主公,现在大敌当前,正好主公已经回来了,主公还是赶紧点兵出城,迎击刘表大军吧!”
 
    而张南也是一下马,便赶紧过来,听到了徐邈的话,也是赶紧帮腔道:“是啊,主公,我们还是赶紧出营与刘表作战吧!不然那刘表还以为我军怕了他们不敢来呢!”
 
    李林一挥手,没好气道:“急什么,咱么刚回来,休息一阵,喝点水,对了,营内做饭了吗?”
 
    “还吃啊!”张南无语道,本来尽早便可以敢回来,硬是让李林拖了一上午才回来,现在都回来了,李林竟然不急着走,还要来一顿,众人均是无可奈何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